JONNY GREENWOOD: JUNUN

因著《JUNUN》即將在MUBI首映,再次啟動我的MUBI帳號。根據紀錄,最後一次付帳是2012年,這三年來看的戲變很少,我快要脫離電影音樂書本的世界了。

片長54分鐘的音樂紀錄片,鬆散地紀錄著東西方音樂的交匯。JONNY GREENWOOD與他近年很欣賞的以色列籍音樂人SHYE BEN TZUR,在印度和當地優秀音樂人玩音樂製作專輯。場景圍繞著一座城堡,大家在一個窗口敞開的房間裡席地而坐,地上滿是墊褥枕頭抱枕樂器和電線,還有鴿子在飛。RADIOHEAD第六人NIGEL GODRICH捉著麥克風追著鴿子錄下它的聲音。大家專注玩音樂的神態很棒,唱的盡興玩的熱情,印度音樂總教人忍不住要跟著搖頭擺腦全身投入。

音樂和音樂之中穿插著一點點的生活片段,停電的時刻,帶樂器去調音的狀態。JONNY一直保持著對音樂的好奇和追求,迷戀各種樂器各國音樂。他熱愛的,即使作為鐵粉我仍無法產生共鳴,和著影像果然比較能夠接受,但還是只有一句我佩服但我期待的是下一張RADIOHEAD作品啦。

一說到音樂紀錄片,立刻想起的是WIM WENDERS的《BUENA VISTA SOCIAL CLUB》。是不是偉大的導演都該有一齣具代表意義的音樂相關作品?音樂紀錄片向來市場不大,還真的需要有一定的知名度和明星光環來推動。WIM WENDERS的那齣是經典,劇中人物即使陌生遙遠,看完電影之後也會被深深打動,一直惦念並會追蹤他們之後怎樣了呢。《JUNUN》會否有同樣的成功?

PAUL THOMAS ANDERSON 近年的三部電影成績輝煌,幫他製作配樂的JONNY GREENWOOD功不可沒。《GUARDIAN》影評人LESLIE FELPERIN說,作為PTA給他的回饋,PTA這部作品有點令人失望,欠缺個性和創意,遠不及JONNY在他電影配樂中的表現出色。

若說PTA少了個人特色也可以,但從JONNY的角度來看,整部片子的氣氛確實就是屬於他獨有的氣場,淡淡的,單純地沈浸在音樂和異國風情裡,安靜地玩一場遊戲像一個私人派對。即使留下的印象不深,但是完整傳承了RADIOHEAD的音樂錄像帶風格。其實,像不像調了味的另一場LIVE FROM BASEMENT?

Flies are buzzing around my head.

星期天下午7點,終於從床-沙發-床的循環中掙扎起來。聽著0LIVER送來的RADIOHEAD《OPTIMISTIC》HANSON COVER版本,幾近陌生的音樂裡心慌慌,雖說失憶已是家常便飯,但怎能陌生至此?邊聽邊望著書桌上掛著的一排黑鳥便條紙發呆,RALPH WALDO EMERSON說:

WHAT LIES BEHIND US
AND WHAT LIES BEFORE US
ARE TINY MATTERS COMPARED TO
WHAT LIES WITHIN US

隔壁是THOM YORKE,2013年在某酒店大堂裡淡淡地說,「DON’T OVERTHINK, LET IT GO.」

剛才睡前在讀林夕第8本,有一篇說到自身失憶的經驗,聽朋友提起台北故宮博物館裡某展品而心生嚮往,卻被另一朋友提醒:你看過了的。夕爺為了心頭愛,也為了尋回失去的記憶再跑一趟台北故宮,仍是沒有印象。這段讀來非常親切,前陣子讀復活節島的故事,說僅剩唯一完整的巨石雕像如今擺在大英博物館裡,即刻仔細記在筆記本裡提醒自己將來記得去看啊-還沒寫完忽然某顆當年曾認真受命的腦細胞甦醒大喊:喂你看過了的!即刻,雕像,雕像周遭的擺設,和當時佇立不動用力記下那瞬間的自己,一整個畫面像電影那樣從零碎中重組,終於拼湊成一幅完整的只有我自己親歷過並且確認真實的畫面。

記憶根本並沒那麼差,會失憶,其實因為我自己和自己過不去,太過堅持將俗務擺上心頭。

道理我懂,只是始終分不出輕重。為各種小事還沒發生的事一堆自我下判的隱憂終日惶惶然不知所以然,日子飛快過去,留下來的只有一堆驚魂未定的腦細胞屍身。還貯藏在腦袋裡的,遠比不上為了壓驚而吸取的脂肪豐盛。

別怕,聽完COVER再去找原版來聽,喔原來是這個。HANSON的演繹方式有其自身的風格,但其實也不至於和原版完全不同,是之前尚未睡醒的腦袋找不到連結的插頭。插上了,一切順理成章起來,安心聽歌,驅逐一整天的陰鬱天氣和提前降臨的MONDAY BLUE。真是的,都是一瞬間的事理他做什呢,聽歌才是正經事。

BLUR:THE MAGIC WHIP

既然開始了BEATS MUSIC的14天FREE TRIAL就來試用一下,忍著RADIOHEAD寶藏誘惑,先在漫天遍野的樂評包圍中聽BLUR的《THE MAGIC WHIP》。唱片行仍未進貨,SPOTIFY上非常幸運地讓我編輯到「MY TERRACOTTA HEART」歌詞,我也沒打算徒勞地試圖去分辨各家STREAMING平台的音質,就單純因為介面漂亮和時間限制,暫時留在BEATS MUSIC。

假期下午躺在懶椅上聽歌,不小心睡著是必然的。忽然驚醒的那瞬間,據說是珍貴的神智最清晰時刻。PLAYLIST剛好從「GHOST SHIP」走到「PYONGYANG」,原本在烏雲蓋頂的城市裏散步,忽然掉進一片深沉黑暗中。接著搭時光機回到老好90年代聽BRITPOP「ONG ONG」,跟著DAMON ALBARN的聲音和GRAHAM COXON的刷吉他,一起到HYDE PARK開一場夏日派對。三首歌之後,腦袋清醒過來,一切回到正常,再沒古靈精怪的畫面在半夢半醒之間浮現。

「GO OUT」聽著依然很熟悉,DAMON說啊你覺得耳熟其實是因為DAMON的聲音啦,不如你仔細聽聽編曲部分那其實是和從前很不一樣的。跟著點頭之際也有點懷疑,明明12首歌都是DAMON的聲音啊又不見得每一首都像聽過似的?「ICE CREAM MAN」在無數氣泡不停昇起環繞中來到,輕快憂傷,還有點煩人的甜蜜。然後是「MY TERRACOTTA HEART」,GRAHAM說,呃我知道這將是一首出奇哀傷的歌,我有意的。但歌詞的深情彌補了SADNESS,DAMON溫柔回溯他和GRAHAM從前的兄弟情誼,當時的迷失,大家相似但方向各異的成長路。

一直以來,BLUR在我心中就是有點憂鬱有點驕傲很多不確定因素的樂隊,和不停自我質疑很多內心戲之後又總是能交出完美作品的RADIOHEAD雖源自同一個時空,但非常不同。他們要更PERSONAL一點,更混亂更接近不完美人類一點,更親切一點。

LOOKING: 這世界充滿愛,關鍵在於我找不找到你。

RUSSELL TOVEY 在第二季之初的訪談中說,「..People are very connected to these characters. They want their Patrick to do the right thing. I think everyone sees Patrick as the every man. He’s Doctor Who. He’s the guy that everyone can project onto and see themselves through. He takes them on that journey so everybody is like, ‘no, but if it was me then I’d be doing this…’ and they want their Patrick to be what they might do. Then obviously the human condition is that you never really take the right choice.」

非常貼切,隨便你是誰,是直非直是男是女,從PATRICK身上你都能找到投射點。畢竟我們都是作為人在生活著,我們之間的共同點和想做的事基本上相當一致。生活上的PATRICK溫和善良,但底子裏的刻薄偶爾會忍不住爆發,且在愛情裏的搖擺不定也相當傷人,他的可愛在於他的不完美,而我們誰不是都在企圖成為這樣的人。第一季裏他和RICHIE在一起,是溫馨,但看著總替RICHIE不值,他單純而真誠,PATRICK溫柔回應的陰影裏藏著許多不確定,他不像RICHIE那樣只要和愛人在一起就很滿足,那種傳說中的簡單小確幸其實不適用於許多人。他在乎RICHIE的職業,他的背景,無法對著所有人驕傲地介紹這是我的伴侶。

第二季延續第一季裏一直懸浮著然後終於塵埃落定的火花,PATRICK和上司KEVIN眉稍眼角的曖昧在第一季尾確定之後,第二季開始就是浪漫旖旎的時刻不斷。KEVIN有長期伴侶JON,他和PATRICK的午休時刻和夜裡短聚起初刺激愉快,但別忘了PATRICK是有把道德尺在心中的人,終於在被RICHIE皺眉兼目睹兩人逛市場之後,毅然決定不再當小三。之後是面對KEVIN的堅決,萬聖節喝醉後的崩潰演說。他和KEVIN之所以非常合拍,除了背景學歷職業相襯話題不斷之外,最諷刺但最真實是他們都不是好人,都不完美。

第二季第五集,和KEVIN分開之後空閒下來的PATRICK決意要和RICHIE重新當朋友,主動提出陪他去領一輛雪糕車,漫長的路上兩人彼此坦白,他也終於向RICHIE坦承自己最終瞞著他和KEVIN偷情的那一段。RICHIE憤怒,但很快原諒他,並說出如果今後人生沒有PATRICK才會很傷心這樣動人的話。這一集引起的廣大迴響是PATRICK被討伐-他是CHEATER,RICHIE太完美所以值得有一個真正懂得珍惜他的愛人,PATRICK配不上他。

但是LOOKING不止這樣,LOOKING最好看之處是每一集你都能找到共鳴,每個人都很特別。三個好朋友PATRICK,DOM和AGUSTÍN,再加上DOM的青梅竹馬DORIS,三人有各自的經歷和境遇,隨時扶持彼此,隨時向彼此尋找慰藉。DOM愛上的花店老闆向他坦承自己永遠給不到他100%的愛,他永遠取代不了他從前情人在他心中的地位,並祝他幸福,絕望心碎。

然後這也是我有史以來最規律的一次-每一集完畢之後都激動地必須做筆記。這真的是有這樣好看。你如果還不認識這群人,馬上去找來看嗎。

+ : 沒比第二季好看但也非看不可的第一季

春光乍洩:17年之後。

終於重新完整再看一遍《春光乍洩》,再一次在何寶榮和黎耀輝的世界中乍喜乍悲。現在想起,當年初看時可能我並沒有真正很理解這兩人那種感情,王家衛要的那種「環繞住一段感情的浪漫史,及令人費解的死亡」的愛情遠遠超越我當時對愛情的理解。但後來之所以一直提不起勇氣重新再看一遍,怕的是自己再度隨著何寶榮抱著棉被痛哭。我不是一個很好的觀眾,我仍會隨著劇中人的喜怒起伏,我辦不到置身事外以研判眼光去看待一切。時光確實久遠,有幾幕完全沒有印象比如顛倒的香港街景。但天台那幕,德士和巴士上的情節,一張沙發一張床的角度和記憶中完全符合。跟著何寶榮一次一次說出:「黎耀輝不如我們從頭來過吖」的TIMING完全準確,何寶榮一次一次出現在黎耀輝生命中的場景也仍然在我腦中清晰印證。記憶真是奇妙的東西,完全不由自己控制。黎耀輝從頭到尾精神緊繃,快樂不快樂都蘊藏在聲音深處,只有小張聽見。既愛到入心入肺,又害怕惶恐幾乎不敢碰觸,偶爾流露的過份佔有慾,黎耀輝爱何寶榮;何寶榮最愛的不僅是自己,他沒有機會確認-當被寵愛到無法無天,又怎能分得清到底是依賴或仍然是愛。

以上,對證的不過是17歲那年我看見的,能懂的,記住的。

關於這部電影一直有個浪漫傳聞,源自導演王家衛:張在阿根廷感染阿米巴病毒病倒,梁天天熬粥照顧他,所以兩人在劇中能這樣自然。看過《張國榮的電影世界 3》裏關於這部電影那長長一輯,從王家衛落力以這兩個演員來SELL這部電影開始,這兩人演過他好多電影,他們都是性感ICON,作為戀人實屬遲早的事。王是很懂得利用演員特質來造就一部完全屬於自己電影的人,這也是從以前開始就一直深深吸引我迷戀王家衛電影的關鍵。從前一聽聞電影發行即天天往錄影店和夜市攤位詢問追蹤(正版VHS帶子,那久遠的VHS年代似乎沒人盜版王家衛),到後來對新戲上映無動於衷,我的王家衛時代正式落幕於《春光乍洩》之後。當時極度深愛這一部,到下一部《花樣年華》就對我再沒從前的吸引力。

張的訪問裏直率表明,他拍這部電影很不舒服,身心都是。戲太少,檔期超時,無劇本,雖他早知這是王的慣性動作,但這也不代表作為演員就一定要SPOIL導演。

「有很多東西,講得太多,別人可能會覺得我小氣;但如果不說,我又覺得屈住很不開心……」

最關鍵的他沒說,舒琪替他說了:「這部電影對張國榮是一個剝削,甚至是一個傷害。」他質疑王拍攝這部電影的動機,從最初的選角開始:起初想要的是劉德華x黃耀明,之後是劉德華x張國榮,最後才是梁和張。從選角開始已初窺動機,到角色安排,剝削是指利用張的個人經驗放在戲中,將他擺上台。電影出來,大家的反應一面倒稱讚梁,漠視忽略了張。林奕華作為當年金馬評審被質疑為何梁不獲提名,他提出和舒琪同樣角度的觀點。觀眾對梁受落,在導演視覺引導下認定他仍是這段關係中的”男方“,對比兩個演員為人熟悉的私生活,梁是為藝術犧牲,張只是演回自己,大家的觀點從一開始就帶偏頗。

梁朝偉拍完這部電影後說自己最滿意的作品不再是《阿飛正傳》,是這個。張國榮說,從影以來,自己最喜歡的還是《阿飛正傳》。

這篇大量引用了電影雙周刊出版的《張國榮的電影世界3》,內容很豐盛看的一套書,電影雙周刊曾幾何時真是最充實最言之有物的電影雜誌。當中許多訪問和各家影評,俗豔諂媚的有之,帶夢幻眼神順著劇情想像往後故事的有之,最好看是舒琪和林奕華這兩篇,不單止因為他們替張叫屈,更因他們站在一個以個人觀點出發的立場,在通透地釐清電影源由、角色方向、拍攝剪接大局之後,完整說出自己的想法。不管孰是孰非,無需因此跟風將他人論點當作自己看法,但總之就是為你打開一扇窗讓你從另一個角度窺看事情,理智思考分析。

真的,影評確實就應該是這樣的。

Continue reading

至少曾經愛過的。

探索新音樂常會遇到死胡同,就是那種不止不愛還簡直會將整個人的MOOD拉到谷底或將整個對人生難得燃起的火花澆熄的東西。昨天聽事隔兩三年後終於到手的ASH A-Z Vol.1,起初是興奮的,第二首TRUE LOVE 1980當然就是買這張專輯的理由;到第三第四首後開始覺得我的生活被干擾了於是只能停止。我不知道當初迷戀是錯覺,抑或我的選擇真的變了。

資訊太容易得到,對某個人某首歌的迷戀週期也縮短非常多。從前愛上某歌手可以是至少一兩年的事,一張專輯可以重複聽整個月;現在再愛可能也不過只能耐個幾天。上兩個禮拜愛上JIM JARMUSCH的《ONLY LOVERS LEFT ALIVE》電影原聲帶,SPOTIFY上聽得沒完沒了,尤其短短的「streets OF DETROIT」好醒神好有畫面感,兩隻高品味黑白殭屍緩緩走在街上的魅力悄悄流瀉氾濫。當時恰逢黑色星期五大減價,立刻上網買了實體CD。今天尚未收到,我不知我的熱血還會否繼續沸騰或將蒸發耗盡。

《Q》的封面通常非常不怎樣,但西人說別因封面判斷一本書,偶爾還是有不錯的東西看,比如說DORIAN LYNSKEY的專欄常在聊音樂圈有趣現象。七月號這期的封面人物是PAOLO NUTINI,於是找了他的歌來聽。他從前的流行曲和現在的SOUL,聽到第四首我的MOOD DOWN神經就被啟動,快掉入藍色深井裏喊救命。旋律優美的東西對我而言經常就很SAD,很自然觸動某條敏感神經將美麗轉化成憂鬱昏暗天空的哀傷。跑去喜歡電音喜愛迷幻,其實只是很自然的逃避動作。

所以人需要COMFORT SONG。對我而言,只要啟動某個以DEPRESSION聞名以找麻煩被寵愛的樂團任何一首歌,就能得到救贖重新得到繼續探索的力量,耶。

WE ARE CURIOUS CREATURE.

康城影展上的ONLY LOVERS LEFT ALIVE電影訪談中,TOM HIDDLESTON談這部電影,主角們的博學多聞涉獵文學科學音樂各種領域之外,他們是CURIOUS CREATURES,還有,最主要是ACCEPTANCE。他們好奇,接受彼此,接受身邊各種矛盾。

CURIOUS CREATURES這兩個字很有力。都懂好奇是確保人類進步的唯一動力,唯有保持好奇才能不老種種道理,但無可否認的是我一早陷入對身邊許多事漠不關心且能隨手捉出八百個藉口的狀態。前陣子讀一篇訪談,人山人海旗下歌手黃靖談自己放下和姐姐合作的服飾品牌以能全心投入音樂;我不懂這兩個身份背後的繁重種種,但我記住這段話的原因是,忽然醒悟過來才懂人真有極限,你只能專注去做一件事,至多再一個旁騖,然後,就是你的全部。

除非,能像ADAM那樣用盡無數個世紀來磨練所有樂器技巧,從零開始跟隨電的發展並實習創造,和無數天才相處說話思考激發智慧;像EVE那樣可以隨心所欲掌握各種語言讀各種書籍。

浪漫到無以復加的賈木許電影,TOM HIDDLESTON和TILDA SWINTON,再沒有比這更得我心的一對VAMPIRES。現實中的TOM HIDDLESTON同樣灑脫睿智,真實的TILDA SWINTON早是超越凡人境界的神,另類的生活方式,圈子裡都是聰敏有個性的朋友。戲裡的ADAM瘦削俐落漂亮憂鬱憤世,將當下活得荒唐的人們統稱ZOMBIES,獨居在荒棄城市DETROIT的大房子裡,一屋子令人豔羨的古董樂器唱片錄音器材,錄錄音彈彈琴耍耍酷。EVE樂觀入世得多,當知道ADAM的厭世時憤怒表示,有那麼多的時間你怎麼不拿來好好研究活著,去體會美好善意的人世一面?

愛上這樣一個男人是像夢一樣的事,可是你自己首先也必須是一個極出色的人。首先你要漂亮能幹有智慧,要崇拜仰慕他的知識他的音樂他的美豔,此外你要懂一些他需要但不懂的東西比如猜測所有東西出生的年份,偶爾能夠征服他比如下棋可以不動聲色地悄悄贏他。你得是他的性感情人也是他的保姆,定機票和外界交涉張羅生活這種事要懂得一手包辦(關於這點其實我抱持懷疑態度,這也可能純粹是不小心將對方給寵壞了而已吧)。

擁有那麼多,放下也好簡單。兩人出走的那一刻,EVE決定無需寄艙行李,ADAM問我的樂器咋辦啊EVE說親愛的這世間的珍貴樂器到處都有啊。我喜歡ADAM歷經幾世紀之後依然擁有的愛物執念,也愛EVE輕省身外物的豁達。什麼都可以喜歡迷戀,什麼都能放下,只要自身擁有的早能超越凌駕一切。

THESE ARE MY TWISTED WORDS.

告解:灰塵幾寸厚不止,還要忘記人家叫什麼名字,差點連怎麼setup都不懂了。// 昨天打開iTunes第一首就是THESE ARE MY TWISTED WORDS,按PLAY之後輪迴到今天都聽不完。好迷戀他們2012年10月8日在倫敦的LIVE,THOM和JONNY肩並肩彈吉他玩好久的畫面真的好溫暖(ED在一邊偶爾彈兩下偶爾涼快。真有些人是習慣這樣無所謂的,並不會因此就覺得悲哀或什麼(有時候實在不必加入自己的主觀意識啦)。其實生活中許多時我們和自己都會輪流擔當這樣的角色吧,只是我們不停更換舞台所以有時不自覺,有時又太喧嚷)(是要扯多遠?),之後找來吉他譜,簡單的幾個NOTES,節奏感捉不到的話就怎麼也玩不出那個味道。昨天試了民謠吉他玩半天不認得,今天才甘願找來被冷落起碼年多的電吉他,摸索著SETUP灰塵更厚的XX(我真的不記得名字啦),堅持著堅持著才得到一丁點似曾相識的聲音。好久不見的器材們,什麼都斑駁,什麼都褪色,調音的SNARK也一整個黯淡下來幾乎辨認不出什麼字。對了之後我還想說的是,無端端徘徊在一首歌裡兩天以上,也許不止無所謂。THESE ARE MY TWISTED MOMENTS,我確實耽誤在某扭曲時光裡嘗試著將自己扳回來,嘗試中,也借這歌稍微舒緩一下扭得太過的緊繃。

Manic Street Preachers,和改變。

當時鐘嘀嗒,兩件事很重要:1. 你想成為什麼人,你就要讓自己保持那個樣子。看MV裡鏡頭前的James Dean Bradfield,我想起的的是Thom Yorke。大家年齡其實差不多,一個是憤怒不起的大叔,另一個雖也是大叔但就是有型怪叔叔。站在舞台上麥克風前抱吉他,低吟或狂吼,型格還是很重要。2. 我們果然需要不斷的堅持改變,不管從前多美好輝煌都該徹底放下然後前進。Radiohead每張專輯都在改革,縱然不是次次美好,但永遠保持前衛。

我其實沒有很粉Manic Street Preachers,至多只是曾被他們神秘失蹤的詞人Edward Richey深深吸引。他驚世駭俗的種種軼事,在訪問中動刀割臂給自己雕刻,厭食症,敏感自虐的個性,滲透在他充滿文學氣息晦暗豐盛的歌詞裏。他消失之後的MSP,儘管音樂上沒有改變,但整個靈魂就是從此不同。

他們即將發表的新專輯《Futurology》,打頭炮的是這首《Walk me to the Bridge》。James Dean Bradfield自己對這歌的形容是“an emotional European driving song with early Simple Minds synths and a Heroes-esque Ebow guitar solo”。嗯MV很高清,從看見他站在那兒輕聲吟唱開始就能覺得果然好熟悉。為之後的狂暴鋪牌而蓄意含蓄溫柔的聲音有點太刻意,之後的吶喊於是也未能盡興。愛并不願離開Guitar Rock的人會喜歡吧,一切安排都恰到好處,保留了一點什麼的成熟穩重大概能起到安撫人心的某種作用。

不要害怕革新和改變,不要擔憂成果可能不如預期的好。即使曾經有過輝煌成果,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同樣東西也只能教人厭倦。試想一下如果今天Radiohead在玩的依然是《Creep》的無數繁衍版本,你還會覺得《Creep》很棒嗎你會不覺得那早就過期很久而且連帶的對這首歌也不覺得那麼經典了嗎。

我在順便對我自己說。縱使我不預期我自己能因此大徹大悟。

140315 |黃耀明太平山下演唱會。

從香港回來已經兩天,對這場演唱會的的牽掛卻越來越強烈。確實是黃耀明,沒錯,我終於踏入紅磡看黃耀明的個人演唱會,一場我自2002年看過《光天化日》VCD之後就開始發的夢。12年後夢得到完成,黃耀明演唱會也不再只談風月;我完成12年前的夢,也應該努力去達成眼下的願望。已經不再是等待將來一天夢能達成的年齡,已經是想要什麼就得馬上去爭取的時刻。黃耀明《太平山下》演唱會講個人歷史講香港現況,對馬來西亞華人來說香港一直是很親近很遙遠的地方,我們喝TVB的奶長大看香港電影學所有無釐頭或懶文藝,這遙遠的小島哺育著我們,而她自97之後每一年都在巨變中。回頭看我們自己,終於第一次出國我覺得抱歉,縱容這樣的政府,不能說與自己無關。我們同樣需要改變,我們同樣再不改變就快沈沒。黃耀明在台上說謝謝遠道而來的歌迷,包括馬來西亞,我不知道當這四個字在空中響起進入每隻耳朵時那等於什麼,總之我抱歉。

演唱會進行當時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想捉緊,一場非常私密的演唱會,他有必要將自己的身世如此清楚交待嗎,從前的黃耀明是很注重個人私隱的。我相信,一次過清楚將自己想說的都給乾脆利落地說出來,對自己必有一定的意義。作為寫字的人最該明白這個,我們根本無時無刻不在努力解剖自己。

《一一(2017)》版響起時我快掉淚。生命中轉折點的那年,2001或2002,終於一個人生活一個人四堵牆好好面對自己,邊趕論文邊在喘口氣的當兒隨著一一在房裏亂跳,非常清醒,論文之外身邊一切同時也得到答案。期待天亮重生的自己在一場璀璨煙火之後到來。我記得當年很強烈的願望是有天能看見黃耀明親身演繹這歌,到這天真的發生。12年的時光去了哪裡,要檢討嗎,何必呢,不如更堅定相信12年來所有得著早已深深沈澱在我體內,我早已準備好自己,只需要一瞬間啓動爆發我就能進化到NEXT LEVEL。

跟著黃耀明走過他的前半生走過香港歷史,恍惚間也走過自己從16歲認識黃耀明之後走過的歷程。無需否認,我人生的信念,對自己需求的忠誠,與人相處的方式,看待生活的態度,根本就是徹底受他和他身邊那群非常酷的人深深影響。他的歌曲他的演唱會即使風格在變但核心價值永遠不變。

達明一派時期有首歌叫《一個人在途上》,周耀輝有個句子在問是否我走得太快還是你走得太晚,深深烙印在我桌子右邊,一旦兩個人步伐不再一致就只能分開,什麼努力也是徒然。曾經我以為這說的是情侶,後來知道朋友知己同樣分量也能走到如斯境地,現在我才懂這能發生在所有人之間。這些年黃耀明的改變好大,有些曾經的歌迷承受不住選擇離開,寧願躲在角落匿名碎嘴議論彷彿清高。那算怎樣,其實我也無需為這狀態和你辯論什麼,本來就應該尊重你的選擇,包括你所有各種嘴臉狀態反正和我無關。

反正,我就是非常愛黃耀明。